Kiki_闲观风起

不冷即热……原则之一……

冷cp怎能少了我

纵观这些年自己萌的cp,有火得像太阳也有冷得堪比南极圈_(:зゝ∠)_印象最深的就是APH里的香/港和冰/岛,当年粮少到让我忍不住自己割大腿肉来吃粮_(:зゝ∠)_ 后来还有psyho-pass的狡哥和白毛,其实这两个不算冷,冷的是我站圣慎_(:зゝ∠)_  还有神雕侠侣里的耶律齐和完颜萍,RWBY的Qrow和Winter, free里的宗介和真琴。。暂时想到这么多了😂

【龙/幻】匿名的朋友

三刷龙哥某幻吃鸡视频,加上发生了后续这样的故事,唏嘘不已,因而开此脑洞,希望他们私底下能获得幸福

因刚关注某幻不久,不是特别了解,有任何不对的地方请谅解
私设是我的,ooc是我的,美好是他们的。
*注:圈地自萌,请勿上升真人

“令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直播”某幻看着这个话题,脑海中闪过一句话:你想跟我双排吗?
想!当时自己是这么回答的吧。某幻托着头,思考了一会,打下几个字——每次都令我印象深刻。
很好,某幻点点头,这么标准的答案也只有我能想出来。
点了发送之后,稍微看了一下前排评论,有写第一次唱歌的,跟欧皇的,与都督的,三骚吃鸡的,龙哥的……
当龙哥向他问微信时,某幻并不是没想过这种后果,所以他犹豫了。
一次,两次,直到第六次。
“你真的不加我微信?”
“加加加。”某幻那一刻觉得其实自己才是那个有病的人,但是,谁能拒绝一个与自己如此默契的人呢?
果然,两个人都有病。
如果,自己再稍微坚持一下,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
“我是他的路人,他是我的路人。”这句话说得真好,他们原本就应该是这个关系。都怪自己,没能克制住,抱着不可能的幻想,想要进一步,再进一步。
手机的振动把某幻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来,处理一下信息后,某幻又打开微博,自己的评论不意外地成为了热评。草草扫了一眼下方评论,突然间他的双眼睁大,手指停止了滑动,屏幕上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头像后方跟着一条评论——和你那次。
那一刻,似有一股涓涓细流淌过心尖,绵软细长。
真不愧是兵哥哥,撩人于无形啊。
某幻没忍住点了个赞,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嘴角的弧度。
我还是想奢求一下我们的未来,就让我任性这一次吧。
点开微信,手指颤抖着找到那个单词,写道:
“Hi, Criminal,你想要跟我双排吗?”
“好啊,beautiful boy~”

【香冰】不良少年×乖乖学生(二)

迟来的七夕快乐,祝有情人终成眷属,大家都好好珍惜身边人吧


这章略ooc,慎入


前文请戳(一)


进屋时,艾斯兰踮起脚尖,蹑手蹑脚地经过客厅,探头观察了一圈,客厅内似乎并没有人。

很好,艾斯兰继续踮着脚走到楼梯口,刚踏上第一个台阶,忽觉背后一股凉飕飕的气息。

“艾斯兰。”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艾斯兰内心咯噔一下,心中暗道不好,他缓缓转过身,看向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哥哥——诺威。

“说了多少次了,回到家不要急着回房间,要先叫哥哥。”

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叫什么哥哥。”艾斯兰撇撇嘴,转身准备上楼。幸好诺威没留意到他脸上的淤青,不然又要唠叨一阵子了。

然而就在艾斯兰放下心往楼上走了两步时,诺威突然道:“等一下。”,艾斯兰差点没站稳。

“又怎么了?”艾斯兰战战兢兢地回过身,难道诺威发现了?

“我想起今早收了衣服,放在我房间里,你待会记得去拿。”

“嗯。”上帝,我就是想顺利回到自己房间,有这么难吗?

“那个……没事我就先回房间了。”艾斯兰指了指楼上,见诺威点了点头,他赶紧转过身跑上去,天知道他现在多想离开诺威的视线,少待一秒被发现的可能就少一分啊。

可是,艾斯兰似乎忘了自己腿上的伤,不跑不要紧,一跑,腿上就是一股钻心的痛,迫使艾斯兰停下脚步。

“怎么了?”诺威见弟弟有些异样,不禁开口询问。

“没事!”艾斯兰大声说道,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事,他急忙迈开步子,但因为余痛未消,再加上这下艾斯兰有点着急,腿反而更痛了,艾斯兰唯有站在原地,紧握扶手,咬紧牙关,等着这波疼痛退去。

但诺威毕竟是看着艾斯兰长大的,他这点小动作逃不过诺威的眼睛:“艾斯兰,你的腿怎么了?”

“嗯……受了点伤……”艾斯兰支支吾吾地回答道。

“怎么受伤了?”

“在学校不小心摔倒了,没什么事的。”

“有没有摔伤啊,你下来让我看一下。”

“不用啦,小伤而已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
“不行,你快下来。”

“真的不用看,小伤而已。”

“你下不下来?”诺威脸色一沉,就要上来拉艾斯兰下去。

“我……我下来。”艾斯兰知道瞒不过去了,只好下来跟着诺威到客厅坐下。

诺威挽起艾斯兰的裤脚,刚挽过膝,一腿的瘀伤叫诺威触目惊心。

艾斯兰看着诺威的脸色愈发沉重,知道自家哥哥是生气了。

“这都是摔伤的?”诺威抬头看着艾斯兰,艾斯兰被盯得浑身不自在,他躲开诺威的视线,支支吾吾地说:“……也不完全是。”

“那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说不说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说我就把你所有的帕芬玩偶都扔了。”

“我说!”艾斯兰扯住诺威的衣袖,低着头把放学被人勒索围殴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

饭桌上,诺威清了清嗓子,环视饭桌上的各位,道:“今天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”

丁马克放下手中的叉子,疑惑道:“诺子,发生了什么事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

艾斯兰默默翻了个白眼,谁吃饱了撑着要欺负诺威啊。

“有人居然敢打艾斯兰!”诺威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。

艾斯兰此刻只想把自己的脸埋进饭菜里。

“谁这么大胆敢欺负艾斯兰!?”丁马克气愤地拿起叉子,给自己弄了一块鳕鱼肉。

“鉴于我不可能总是待在艾斯兰身边保护他的人生安全,”诺威双手合十,摆在脸前,一脸严肃,“我决定,送艾斯兰去学武术。”

噗,艾斯兰一口汤喷了出来,刚好喷了对面丁马克一身,“对不起!”艾斯兰赶紧抽了几张纸巾给丁马克擦脸。

“但是像艾斯兰这个年纪去学武术不太好吧?”丁马克边擦脸边说。

“学个几招防下身就行了。”诺威道。

“也是,如今世道不太平,确实需要学几招防下身。”丁马克点头附和。

“那就这么定了,正好我有个朋友新开了一家武术馆,可以去捧下场。”诺威露出满意的微笑,拿起刀叉吃起了晚餐。

去你的学几招防下身,我又不是女孩子!饭桌上,只有艾斯兰一个人愤懑地用叉子推残着自己碟中的鳕鱼排。

“艾斯兰你不愿意去学吗?”诺威问。

“不是,学武术挺好的,还能强身健体。”艾斯兰强颜欢笑,反正说反对意见也是听一堆唠叨,还是不废这功夫了。

 

于是这天周六,诺威带着艾斯兰来到他那个朋友开的武术馆楼下,艾斯兰一想到自己要和一群小屁孩一起学武,恨不得直接掉头走人,无奈诺威在身边看着,只得硬着头皮上去。

这是一栋非常简陋的公寓,墙面泛黄,有的地方甚至因为受潮而长了霉菌,艾斯兰强忍着心中的不快,一步一步走上去,然后和诺威一起停在一扇不锈钢门前。不锈钢门上一张白色的A4纸打横用透明胶贴着,上面写道:学武请按铃或拨打13xxxxxxxxx

这种地方,没几个人会想来吧。艾斯兰默默腹诽。他想问诺威是不是记错地址了,还是他的朋友一时口误讲错了,但是此时诺威已经抬手按下了门铃。

“叮咚!”铃声仿佛一声惊雷,把艾斯兰劈得外焦里脆,大脑一片空白,只余下三个词:What the fxxk?

然而当门内传来“咔嗒”的解锁声时,艾斯兰觉得自己已然是个废人。废人是不能学武的,艾斯兰这样想着,便偷偷转了个身。那边门似乎已经被人打开了,诺威并没有留意到他的举动。

“请问这里是王氏武馆吗?”艾斯兰听到诺威问道。

“是的,请问你是来学武吗?”一个听起来颇为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但是艾斯兰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,只是觉得这声音似乎最近常常听到。

“不是我,是我弟弟。”诺威转身正要拉艾斯兰上来,没想到银发少年已经无声无息地溜到了楼梯口。

“艾斯兰!”诺威大喊。

“艾斯兰?”有人疑惑。

被发现的银发少年面无表情地回过身来。是的,刚刚他已经想起来那个声音是谁了,除了那天救了他的插班生还能有谁?

世界真是小啊——艾斯兰感慨。

TBC

【香冰】不良少年×乖乖学生

我回来啦(你滚!)好久没写文了,原因之一是前段时间三次元太忙,原因之二便是没有什么成型的脑洞,写出来也不满意,也许某一天我会从这个圈子毕业吧,但对香冰的爱是不会减少的,也一直希望每一个关于他们的故事都充溢着甜蜜和美好。

ps:极有可能是坑。。



黄昏,橙色的光芒晕染了半边蓝天,为大地平添一份温暖祥和,殊不知在一处阴暗角落,几个一看便知道是街头混混的青年,围着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,脸上虽带着笑,却挡不住背后的那股戾气。

“喂,小兔崽子,说好的保护费呢?”为首的那位鸡冠头把口里的烟蒂吐到地上,向高中生的方向走了几步,身后的小弟们也跟在后面,笑得一脸得意。

那位被包围的高中生后退了几步,表面上是一脸平静,但额上的汗珠出卖了他。

“老大,我看这家伙根本就没带钱来,不如我们兄弟几个直接把他给办了。”鸡冠头左后方的一个小弟说道。

“不急,我看这小子是个懂事理的人,是吧?”

“……”高中生抿着嘴,一句话也不说。

这是一处死胡同,只有一个出入口,而那个巷口刚好被这群混混堵了个半死,逃跑的方法只有两个:要么给钱,要么杀出一条血路。

第一种方法艾斯兰不愿意,第二种方法艾斯兰又做不到,这条小巷人烟稀少,没几个住户,呼救也似乎没什么用,难道只能被群殴了吗?

“喂,我说,你小子说句话会死啊!”说着,鸡冠头一拳打在艾斯兰脸上。

艾斯兰一个踉跄,随惯性后退两步,然而还没站稳,又一拳落在脸上,他跌坐在地上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鸡冠头便一脚踩在艾斯兰胸口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:“钱呢?”

“没带。”艾斯兰依旧一脸平静,仿佛被勒索的人并不是他。

鸡冠头看着脚下毫无惧色的少年,气得面部都扭曲了,他朝艾斯兰腹部狠踢了一脚,随后手一招,身后三个小弟立刻摩拳擦掌,对着地上的少年一阵拳打脚踢。

“我叫你没钱!”在拳打脚踢中,艾斯兰只能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,双手护住头部,尽量减少伤害。

一开始,疼痛感会很强烈,但渐渐地,就会麻木了。艾斯兰闭上眼睛,心里默念:很快就会过去的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突然间,巷口传来了一个声音,殴打暂时停止了。艾斯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只见逆光中有一人站在巷口,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鸡冠头闻声转过去,不耐烦地问:“你谁啊?”

那人没有回答,而是朝艾斯兰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,但不知为什么,艾斯兰突然感到一阵羞愧,他避开了那人的目光。

“三打一啊——”那人扭了扭脖颈,脱下外套,“虽然答应了大哥不再打架,但是……”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鸡冠头已经被这不速之客打倒在地,“我果然还是看不惯这种场面。”

“嘶……你们这群笨蛋还愣着干什么!?还不给我打他!”鸡冠头捂着脸,瞪着还一愣一愣的小弟们。

“哦,哦!”小弟们这才反应过来,大喊着冲到那人面前。

但即使是三个人,对那个人而言似乎也不过小菜一碟。他直接扣住第一个冲过来的人的手臂,反身便是一个过肩摔,紧接着下蹲,堪堪避开从右侧打过来的棍子,一记扫堂腿,把那个偷袭的人给撂倒了,顺手捡起地上的棍子,电光火石间,棍子已稳稳停在第三人的喉咙处。

场面一度十分安静,第三人盯着离自己脖颈只有一毫米的棍子,不禁咽了口唾沫,还好不是刀。

“这次先放过你们,以后别再做这些事了,”那人放下棍子,看了眼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鸡冠头,道,“走吧。”

话音刚落,混混四人组已经一溜烟逃跑了。

“哼。”那人见混混们跑了,才扔下棍子,往艾斯兰这边走来。走近了,艾斯兰发现,原来这人他认识,就是新来的插班生王嘉龙。

“喂,你没事吧?”王嘉龙站在艾斯兰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艾斯兰这时才感到全身都在火辣辣地痛,他吃力地撑起上半身,总算是坐了起来。

“站得起来吗?”王嘉龙问。

艾斯兰尝试了一下,感觉是行的,就是要慢一点,当然最好有什么东西能给他借个力。

这时,一只手伸到他面前。

艾斯兰顺着手往上看,目光停在了手的主人脸上。

王嘉龙的样子很好看,尤其是那双眼,宛如两颗晶莹的琥珀,看似澄澈,却又深不见底。

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但艾斯兰看不透他的新同学此刻的想法。

他们在班上话都没说过几句,基本上算是陌生人,但就是这个陌生人今天救了他。

“谢谢。”艾斯兰把手放在那人手中,那人稍稍用力,便把他拉起来了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还行。”艾斯兰走了两步,去把掉在地上的书包捡了起来。

“你家在哪?”王嘉龙拍了拍外套上的灰尘,搭在肩上,又捡起地上的书包,看到艾斯兰还在后面一瘸一拐地往前走,便在原地等他。

“出了巷子往前走一段路就到了。”

“哦,刚好我家也在那边,顺路一块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个话不多的少年在夕阳下并肩行走,柔和的光线仿佛一点点融化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冰墙。

“那些混蛋经常找你麻烦吗?”

“啊……”艾斯兰愣了一下,浑身的疼痛使其无暇留意四周,不过王嘉龙的问话多多少少分散了他的注意力,“还好……”他突然觉得疼痛没那么厉害了。

“其实他们就是些欺软怕硬的孬种,看你好欺负才找你。”

“……”同学,说话要不要这么直白。

“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同学的份上,我才不去救你呢。”王嘉龙斜睨了艾斯兰一眼。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看你还挺有骨气的,没给钱。”

“……我到了。”艾斯兰突然停下,“明天见。”

“嗯……明天见。”

真没想到他是个这么能说的人。艾斯兰看着王嘉龙的背影,虽然很不爽他刚才说的话,但……艾斯兰握了握手,掏出钥匙打开大门。

那人说的话虽然令人不爽,但是手心却是温暖的。

话说端午节,不玩一下捆绑play吗[doge]

有时候,他会想,如果没有他,自己会不会过得好一点?
他摸了摸眼睛,笑了,眼睛好了,人却不在了。
说好的等我,却一个人走了,说好的带我去看尽人间繁华,却留下我独自一人。
真是个狠心的家伙,真是个可恨的骗子,可是,如果重来,我甘心受骗。

【香冰】如果艾斯兰是个痴汉

好久没写文啦,所以来摸个鱼,都是些没什么意义的小段子,总之,迟来的情人节快乐[比心][比心]

在还没与王嘉龙确定关系前:

1.
湾:我说你是不是得罪了人,怎么最近总有个人跟踪你?
港:(瞥了眼倏地一下躲到墙角后的一抹银白)没有啊,你看错了吧。
墙角后,一个人看着手机里新拍的照片,嘴角上扬,心里雀跃着:yes!第一百张达成。

2.
这天,趁弟弟不在,诺威走进他的房间,想借此看看叛逆期的弟弟最近做些什么事,交些什么朋友。
嗯,房间很干净,刚进房间,诺威满意地点点头。
桌上放着几本笔记本诶,本着关心弟弟学习的心思,诺威打开了其中一本笔记,嗯,笔记挺整洁,不错。王嘉龙?这……是在练字?
在看了好几页后,诺威打了个电话给亚瑟:“粗眉毛,王嘉龙是不是你部门的人,明天把他的资料给我。”然后把电话挂了。
学生会长亚瑟表示很心塞。

3.
一天,王嘉龙发现自己的草稿本用完了。
换个新的吧,想着,他拿着旧的那本准备扔了。
“等一下!”突然一个很响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转身,熟悉的银白色印入眼帘:“王嘉龙,那个本子……你……”
“我用完了,准备扔掉。”
那人脸上一瞬兴奋闪过:“那可以给我吗?我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我觉得这个本子看着挺好用的……想按着这个买一本。”那人说着说着,脸便红了起来。
“哦,可以啊,反正我也不用了。”王嘉龙很大方地把用完的草稿本递给面前脸颊通红的人。
那人拿到草稿本后,看着还是如平常那般冷淡,但双眼却闪烁着异样的光。

4.
艾:王湾,王嘉龙他喜欢什么颜色?
湾:红色吧。
艾:那他喜欢什么食物?
湾:肉包子吧?
艾:他有什么喜好吗?
湾:炒股……我说艾斯兰你怎么不去找本人问啊?
艾:没……我问你也一样啊(王嘉龙个人喜好更新!)。

5.
王嘉龙这天把艾斯兰拦住了。
港:听说你找王湾问关于我的问题?
艾:……
港:你想干什么?
艾:……
港:以后你别找王湾问这种问题了。
艾:(有点失落)
港:(有些不自然)来问我就好。
艾:(两眼瞬间发亮)




情人节快乐,三次元真是忙成狗,但还是祝每一对真爱能长长久久吧,团长说过不烧真爱的(笑)

我喜欢的男神画风越来越奇怪( ̄^ ̄)

【香冰】伪你的名字

有性转冰&诺 算是一篇bg吧

套用了《你的名字》互换身体设定和部分剧情,《你的名字》很好看啊,大家快去看\(≧▽≦)/

因为是生日那天突如其来的脑洞,所以是一篇写给自己的生贺文(并不),想着如果是惦记着艾瑞拉身体的王嘉龙会有多么变态美好啊,于是就这么产出来了,写着写着就不对了,唉,第一次挑战性转的阿冰,其实除了名字和身体不同,好像没什么两样嘛╮(╯▽╰)╭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一)

艾瑞拉醒来时,总是会习惯性地揉一揉因为睡觉而更加凌乱的内卷,天知道她就是为此才一直没留长发,谁不想拥有一头像姐姐诺薇那样又长又直的头发呢?

然而当手触及到头发的一刻,艾瑞拉心中有股说不出的违和感——头发竟然没有乱,还变直了,变柔软了!

艾瑞拉默默在心里比了个yes——才怪,因为接下来身上穿着的短裤和T恤已经让她完全清醒了:老娘的puffin睡裙呢!

这时房门敲响了,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:“居然早起了呀,嘉龙,快下来吃早饭吧,不然迟到了阿鲁。”说完,带着奇怪口头禅的陌生男人把房门关上了。

我是谁?我在哪?

花了大概十秒时间理清现状,艾瑞拉终于接受了这么一个现实:她穿越了,穿越到了一个男的身体里,一个叫嘉龙的男的身体里,wtf!

她突然无比怀念那些打理头发的时光。

(二)

王嘉龙很艰难地用梳子把那些打结的头发梳理好,他第一次觉得做女孩真是一件痛苦的事,单是这头发就要弄这么长时间,怪不得王梅梅从来都不吃早饭直接上学去了。

不过,还是有福利可以看的,比如说——王嘉龙颤抖着双手把睡裙脱下,女孩白皙纤细的身体毫无遮挡地展现出来。王嘉龙红着脸在全身镜面前看了个遍后,依依不舍地换上了校服。

糟糕,忘穿文胸了,啊啊,头发又乱了!

等到王嘉龙走出房间已经快到上学时间了。

“艾瑞拉。”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女声。

是在叫我吧,王嘉龙犹豫着转身看去,喔,美女啊。

“今天怎么这么晚,”说着诺薇上前拨了拨“艾瑞拉”额前乱掉的头发,“你一向很早起的。”

对不起,我一向都是由大哥叫醒的。王嘉龙压抑着蠢蠢欲动的心情,悄悄打量起面前的美女。

“那个……”由于还没搞清状况,王嘉龙还不知道“自己”和这位美女的关系,应该是姐妹吧。所幸对方貌似看出了他的疑惑。

“叫姐姐。”

“姐姐。”王嘉龙叫得那叫一个干脆,还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。

“那姐姐我上学了,再见”王嘉龙拿起书包,甜甜地笑着,尽职尽责地表演完美妹妹的角色。完全忽视掉从刚开始就已经石化了的诺薇。

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。诺薇满脑子只剩下妹妹甜美的笑容和那声清脆的姐姐,哦不,该死的,刚才忘记录下这么可爱的一瞬。

(三)

“我叫王嘉龙,是个兄控,擅长金融,喜欢肉包子。”本子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,很好,艾瑞拉点点头,翻开下一页。

“我觉得你的胸有点小,要是像你姐姐那么大就好了。”天知道为什么她艾瑞拉还能这么淡定地看着这句话。

“其实……你那里也大不到哪去。”艾瑞拉在那句话下方写道,别怪我,是你逼我的。

(四)

“艾瑞拉,喜欢甘草糖,有个奇怪的姐姐她让你叫她姐姐时千万不要理她!也千万别答应她任何事情!就这样!”王嘉龙并不能理解这位本体妹妹的思想,有这么美丽的姐姐你就知足吧,还要傲娇,明明就喜欢得不得了。

王嘉龙表示我知道该怎么做的,于是他继续扮演完美妹妹角色。

(五)

艾瑞拉真心祈祷这种隔几天换一次身体的玩笑别再发生了,她都不知道那个叫王嘉龙的混蛋到底用她的身体做了什么事,才会弄得诺薇看她的视线越来越奇怪,还有蠢蛋会长丁马克莫名其妙的敌意,直到她看了新近的日记——王嘉龙你死定了。

(六)

“嘉龙啊,你最近好像变可爱了。”王耀说道。

“有吗?”王嘉龙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“嗯嗯,竟然会偷偷摸摸替人家打扫卫生什么的,明明嘴上说着不要的。”王梅梅说道。

“是啊,问你借钱虽然一开始别扭地撇开头,但最后还是放在我书桌上,真是不懂呢。”王濠镜也说道。

“这就是傲娇吗?”王耀问。

“说来也是诶。”王梅梅点头道。

“没想到嘉龙你还有此等属性。”王濠镜红着脸低下头。

What!?王嘉龙有点不淡定了。

(七)

其实吧,王嘉龙那混蛋还是挺受女生欢迎的,艾瑞拉在使用王嘉龙的身体时就发现了这个。但是那个混蛋貌似喜欢他们学校的校花?

不就是黑长直,身材好了那么一点点嘛,有什么可喜欢的,不过人倒是不错,至少“他”和她的关系挺好的不是吗?

“xxx电影明天上映了,要一起看吗?”看,校花给“他”发短信了。

“可以,我明天没什么事情。”艾瑞拉淡淡地回复到。

“那约好咯,明晚6点见。”

“嗯。”艾瑞拉放下手机,仰望不再陌生的天花板。

希望明天没有换回身体吧。

(八)

其实艾瑞拉这个女孩子真的挺可爱的,有时候王嘉龙会这么想。傲娇,外冷内热属性,再加上可爱的外表,绝对是个受欢迎的女孩子啊,可惜话少了点,人也孤独了点。

还好最近在他的努力之下,“艾瑞拉”这个人终于是有了那么点存在感。

然而,在看到抽屉里那封情书时,王嘉龙的心情还是挺微妙的。

男生写给“女生”而已,别想太多了。

(九)

艾瑞拉有想过自己要不要亲自去见一下王嘉龙和校花的约会,她有点担心王嘉龙那个笨蛋会搞砸这场约会,但直觉告诉她不会这样,他是个很会交际的人,不像她那样,总是不懂怎么与陌生人搭话,怎么才能瞬间与陌生人关系亲密起来,她总是要花大量时间去处理这种事,而他却能瞬间搞定这一切。

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人呢,艾瑞拉有些失落地想。

(十)

和校花的约会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,虽然那是他多年的女神,然而当看着走在身边面带娇羞的女神时,王嘉龙竟是想:没想到艾瑞拉这么会把妹。

于是整个约会,王嘉龙都有点魂不守舍,直到校花叫他名字,他才回过神来。

“王嘉龙,你是不是……喜欢我啊?”校花抿嘴微笑,满脸霞红,恍如娇艳的玫瑰。

而他想的却是那个一碰即碎的雪花。

“……我想我以前是喜欢过你的,”某些东西正在脱离轨道,“可是现在……”

(十一)

不知道为什么,交换身体突然间就终止了,艾瑞拉又过上了以前正常的生活,那些当男生的日子仿佛成了一个梦。

不过,和诺薇的关系亲近了,也有了些新的朋友,这些都是他的功劳吧。艾瑞拉想着,也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约会成功呢?

(十二)

已经有两个星期了,王嘉龙的正常生活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,除了挨一巴掌以外,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生活,他还是那个受女孩子欢迎,崇拜自家大哥,没事研究下金融市场的王嘉龙,唯一遗憾的是,和校花之间的关系是修复不好了。

唉,竟然有些想念艾瑞拉那家伙的身体,我是不是生病了。

(十三)

艾瑞拉终究还是踏上了那条前往中/国的路,可是途中并没有遇到她想见的那个人,早知道当年要他写下手机号码了。

(十四)

王嘉龙总觉得自己在街上看到了一个酷似艾瑞拉的女孩子,可是他不敢上前,若这是梦的话,还是不要打碎比较好,毕竟他已经打碎了无数个这样的镜花水月,若这还是梦,那就让他多做会梦吧。

(十五)

艾瑞拉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情,正如她以往一样,她不知道怎么去跟一个熟得不能再熟的陌生人搭话,这个陌生人就坐在自己位置的旁边,闭着眼睛。

是睡着了吗,艾瑞拉默默坐下,看着眼前朝思暮想的人,他们没有当面对过一句话,却又非常了解对方,很奇怪不是吗?

她第一次肆无忌惮地,近乎饥渴地看着一个男生的脸,她以前可从来不敢这样。

对方似乎感受到了艾瑞拉热切的视线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艾瑞拉赶紧移开视线,万一他不记得我怎么办,万一他跟校花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怎么办,我岂不是很无礼?

“你,留长了头发?”

“嗯?”艾瑞拉愣了一下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过肩的头发,答道:“想试试改变下发型。”

“挺好看的。”王嘉龙微笑道。

“真的吗?”艾瑞拉低着头,玉指绕着头发一圈又一圈。

“真的。”王嘉龙点点头。

“但你把头发……剪短了。”

“嗯,这样清爽一点嘛。”

“那个……很……很适合……你……”艾瑞拉的头更低了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那个……你为什么……去冰/岛呢?”

“因为我想见一个人,你呢,你又为什么来中/国呢?”

“我也想……见一个人。”

“那我们很巧呢。”王嘉龙笑着,伸出了手,“交个朋友吧,我叫王嘉龙。”

“艾瑞拉。”艾瑞拉也缓缓伸出了手。

于是,两人的手再也没有分离。

End